調色師雜談:Company 3高級調色師/電影色彩聯合負責人Stephen Nakamura

9月2日 18:10



參與項目履歷:

《永不者》(2021)

《新聞世界》(2020)

《誓血五人組》(2020)

《異星災變》(2020)

《摘金奇緣》(2018)

《邊境殺手2: 邊境戰士》(2018)

《異形:契約》(2017)

《X戰警:天啟》(2016)

《大空頭》(2015)

《火星救援》(2015)

《法老與眾神》(2014)

《X戰警:逆轉未來》(2014)

《魔境仙蹤》(2013)

《普羅米修斯》(2012)

《加勒比海盜:驚濤怪浪》(2011)

《007:大破量子危機》(2008)

《拆彈部隊》(2008)

《十二宮》(2007)

《無間道風云》(2006)?

《飛行家》(2004)

《加勒比海盜:黑珍珠號的詛咒》(2003)

《危險思想的自白》(2002)

《顫栗空間》(2002)



 什么啟發你成為了一名調色師?

我之前在華納兄弟旗下的影片拷貝公司工作,跟很多人剛開始一樣,我最初是一名磁帶操作員。當時的公司就有調色師,我就是在那里第一次知道了這個工種的存在。九零年代初期,我干過一陣子給動畫電視節目制作母版的工作,參與過的項目包括《蝙蝠俠》和《狂歡三寶》,那時候我就清楚自己想要給真人節目做調色。


 你是如何學習、在哪學習調色技藝的?

我曾在Post Group做過助理?,F在頂尖的一批調色師當時都在那里工作。我做了一陣子助理,學習到了什么是調色,最終我成為了電視劇《深海巡弋》的調色師??蛻魧ξ业恼{色很滿意,于是很快我就接到了很多廣告和MV的調色工作。


 哪些人是你一路上的導師,或者什么給你的啟發最大?

我在Post Group給調色師們做助理的時候,他們讓我充分了解了這份工作。私下我一直堅持自己做實驗——比如把我喜歡的負片(放到Telecine機上)播出來,嘗試我能不能把畫面調得跟調色師那么好。如果遇到我不懂的地方,我可以向公司里任何一位調色師請教。


《新聞世界》(2020)


 你覺得職業生涯最大的突破點是什么?

2000年代初期,數字電影完成片制作相關的技術都還在開發階段。我們當時用來做電視調色的工具——比如遮罩window、摳圖鍵控和散焦——不能用來做電影調色。我當時在給大衛·芬奇的廣告和MV以及他的《心理游戲》《搏擊俱樂部》非院線版做調色。他的下一部片《戰栗空間》(攝影:Conrad W. Hall)想要做DI,那在當時還是個新鮮玩意兒。但他想要像調色師一樣完全掌控影片的完成片制作。


他鼓勵我從Post Group跳槽到Technicolor,這樣我可以擔任《戰栗空間》的調色師。我的反應就是“聽起來很棒!”我可以和大衛·芬奇一起探索前沿新技術!后來又遇到紐頓·托馬斯·西格爾也想新片《危險思想的自白》做DI。我在Post Group做過他幾部電視劇的調色師,所以他希望我來做他新片的DI。我就是這么在這個全新的領域發展起來的!


 成功的調色師要具備什么關鍵特質?

一部分是看人的性情。作為調色師要和攝影指導以及導演合作,有時候甚至是和一大堆人共事,并且一直要有拿得出手的想法,同時還要能夠快速給他人展示還有哪些調色選擇。調色師要成功最不可或缺的當然是對色彩的敏銳感知。必須能感知色相和對比度的極微小的變化,還需要感知這些微妙差異對場景的情緒和意義有何影響。


一些人很快就能掌握,而另外一些人可能需要長一點的時間,還有一些人始終無法達到那個水平。有的人只能看出鏡頭太綠或品紅太多或對比度太低而已。有些想成為調色師的人能搞定單獨的鏡頭,卻無法撐起一部3000個鏡頭風格要統一的電影。這樣的人可能可以在業內做個幾年,但之后還是得放棄。電影調色師這個工作不適合他們。


《摘金奇緣》(2018)


 成功的調色師/攝影指導關系應該具備哪些基本要素?

一定要有與攝影指導共感的能力。你得像一個變色龍一樣。因為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風格——對什么東西應該用什么畫面風格也有不同的想法。作為調色師,要用攝影指導的眼光看影片,這樣他們就不會覺得每個場景都要調整了。


我開始給電影或電視劇調色的時候,一般會給幾個場景做預調色。理想狀態下,可以跟攝影指導坐下來共同打造鏡頭??赡芩麄儠恢弊屛野涯樥{亮,或背景調暗,或加個暗角,或某個顏色飽和度調低。很快我就會摸清楚原來這個人是這樣看待畫面的,那我就知道他們對哪些風格比較有感覺了。當你和某位攝影指導合作了多次,你就能共感對方看待畫面的方式和風格。


 你覺得色彩和調色對輔助一個項目起到什么作用?

很多事情都取決于具體的項目。有的電影在調色的時候會應用非常強烈的風格,那是其他電影不會創造的風格。也有時候一部電影需要的是把一切調得均勻而精致,就像膠片時代的配光師那樣。


通常,項目拍攝的時候沒辦法等個幾小時或等個好幾天等到完美的拍攝天氣,這時候就可以靠調色師來處理,增加需要的濾鏡和漸變效果,很大程度上,我們還可以調節對比度和光線形狀。


對于有很多視覺特效的節目,通常鏡頭來自多家特效公司,他們在制作的時候可能效果很好看,但要等到最終放映出來并且要符合影院放映的色彩空間,大家才能看到最終的效果。比如,可能天空的晴朗程度表明我們看到的樹應該比目前的畫面有更多直射陽光,這時候我就要把樹摳圖出來,然后用調色工具改變樹的調色,可能增加一些對比度和飽和度讓樹更完美契合成片鏡頭。


《火星救援》(2015)


 對于有志向成為調色師的人,你有什么建議?

我認為現在是成為調色師的大好時機,想想如今影視、視頻內容發展多么蓬勃。很多視頻真的非常棒!還有那么多新銳導演和攝影指導在拍電視和拍電影。以前只有電視網、院線電影和一些有線節目,而現在光是YouTube就有一大堆精彩的視頻,更何況還有各種各樣的視頻平臺?,F在時代可變了。


 你認為現在做調色助理以及到后期公司當培訓生還有意義嗎?還是你覺得未來趨勢中從業者  更多是在家學習?

我覺得還是在專業環境中能讓學習效果更好,需要一個環境讓學習者可以直接向有經驗的調色師請教,以及可以面向客戶和應對任務截止時間的挑戰。


《永不者》(2021)


 你最近看到的調色界最大的變化是什么?

HDR就是最大的變化。一些攝影指導喜歡在我們做HDR母版的時候保留P3色域的那種感覺,而有些則真正會探索更明亮的高光、更濃烈的色彩和更深邃的黑如何從視覺上為故事敘述帶來新的可能性。


另外,隨著疫情爆發帶來的另一項改變自然是遠程工作。Company 3長時間以來一直具備讓調色師與客戶遠程合作的能力,但過去一年中的遠程工作都是因為現實條件的需要,我覺得這有好有壞。好在于,我可以通過遠程模式和在片場拍攝的攝影指導進行協作。其實我最近就在我們洛杉磯的公司與遠在羅馬拍攝的Dariusz以及在英國的Tom Sigel一起合作一個項目。但另一方面,我覺得在調色室與攝影指導面對面一起查看相同的圖像還是很有價值的,因為那對我來說是一種獲得調色靈感的好辦法,我能現場感覺到對方喜歡什么,不喜歡什么。


《十二宮》(2007)


 攝影師Newton Thomas Sigel(美國電影攝影師協會)說:

“作為一名電影攝影師,你需要明確自己一開始想拍出什么效果,以及最終成片要達到什么效果。我覺得燈光師與調色師是實現拍攝構想的關鍵協作者。和某個人合作得越多,就越能夠放手放心讓對方擁有掌控權。Stephen Nakamura就是我合作多年的老拍檔,我們之間有一種共同語言。?


和你所尊敬的藝術家一起進行創作,這個過程中你還可以得到對方的意見。我覺得作為攝影指導的“特權”之一就是可以接受別人給你的你喜歡的意見,同時禮貌拒絕那些你覺得效果不好的意見。我和Stephen合作的時候,我清楚自己會喜歡他的大部分意見。?


?《誓血五人組》最大的挑戰之一就是要確保數字調色過程中,還要保留利用反轉膠片所拍攝的那部分的風格。我們可不想辛辛苦苦拍了16mm反轉膠片,結果最終成片的風格卻沒有那個效果。我們也拍了一些數字鏡頭,還要把數字鏡頭的風格融入到影片中。我知道Stephen會在我去Company 3和他一起審片之前就把大部分調色工作搞定。?


《誓血五人組》(2020)

圖片來源:David Lee/Netflix


另外,我們還在叢林里拍了很多戶外夜戲鏡頭,唯一的光源就是月光。斯派克·李喜歡快節奏的拍攝,所以沒多少時間布光,而且本來也沒那么多布光設備。真的是叢林實景。我很清楚Stephen的調色能力,拍攝的時候我就知道調色一定沒問題,如果沒有像Stephen這樣能夠把風格調精美同時保持畫面自然的調色師在幕后,我們的拍攝也不會那么快那么順利?!?/p>


“Stephen和我最初是在第一部《加勒比海盜》的時候認識的,那時候長片電影的數字調色還是前沿科技。至此之后,我們合作了多部電影,培養了極強的默契。他理解我的審美。我和無數導演合作過各種各樣的電影,我把導演介紹給Stephen之后,他們到現在都還在合作。


我們還和DIT Ryan合作,他在片場創建現場文件,我在片場創建基本的風格,然后那些文件會發給Stephen,由他基于我們發的文件完成后期調色。當然,調色室里Stephen說了算,但他其實已經清楚我和導演追求的風格。


我知道他會想方設法達成攝影指導和導演的要求。Stephen和我與雷德利·斯科特合作的時候,我們追求的風格是很前衛的,視覺風格強烈而有沖擊力,而Stephen很理解我們——他是我們創作大家庭的一份子。


我那個年代,膠片實驗室能做到的操作相當固定。但現如今,可以分析、解構每一幀,什么都可以加window做摳圖遮罩……現在的技術發展勢不可擋!但這也帶來了隱患,因為有可能讓人操作過度。Stephen知道技術的應用應該點到為止,他懂什么是恰到好處。


就算是含有大量視覺特效的鏡頭,Stephen也十分清楚畫面應該用什么樣的風格來表現。一個經典的例子就是,當一個鏡頭的窗外用了藍幕之后,特效師可能會把藍幕做成完美的窗外景致,但作為攝影師我們知道,窗外其實會過曝?,F實中,窗外景致是無法得到完美曝光的,就算曝光了,看起來也很糟很假。但你把這樣的窗外帶特效的鏡頭給到Stephen,你可以放心,他知道怎么讓畫面效果完美平衡?!?/p>




| 原作者:BRITISH CINEMATOGRAPHER

| 翻譯:蓋雅翻譯小組


本文為作者 GaiaDaily 分享,影視工業網鼓勵從業者分享原創內容,影視工業網不會對原創文章作任何編輯!如作者有特別標注,請按作者說明轉載,如無說明,則轉載此文章須經得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影視工業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 http://www.loansbyjp.com/stream/139070

GaiaDaily

點擊了解更多
致力于服務影視業,提供高質量視頻的專業平臺,通過云存儲及后臺轉碼技術為用戶提供上傳空間、高質量視頻在線播放及文件分享、下載服務;以及各方面的影視科學技術與藝術等方面的知識共享,學習,交流。
掃碼關注
GaiaDaily
相關文章
我要評論
A片在线观看,久久精品免视看国产完整版,日本亚洲欧洲无免费码在线,最新欧日韩精品视频在线